又到了细雨纷纷的清明时节。清明是我国传统的民俗节日,生与死的对话往往成了主题。在这样的时刻校红十字会接受了采访申请捐献遗体的保卫处张立新老师的任务,心中不免几分忐忑。那天中午,我们轻轻叩开了保卫处办公室的门……

  张老师:欢迎欢迎,同学们请坐吧。

  记 者:张老师,得知您最近申请捐献遗体、眼角膜等情况后,我们想对您进行一下采访。

  张老师:之前办理申请捐献手续过程中,校红会负责人魏启旦老师也曾说起过做专题采访的话,当时我拒绝了并要求不必张扬,因为这实在是件很个人很平常的事。想不到你们知道后几次三番约我采访,我后来也想通了。一则我以前也参与过校红会的管理工作,因此没有理由不配合红会;二是申办捐献事宜过程中得到了红会的帮助,从这个意义上讲,只要红会需要,我当全力以赴。但是,恐怕你们会失望,我这里没有高大上的东西。

  记 者:张老师不必谦虚,现在社会上捐献遗体的毕竟不是很多,这是需要一定境界才能为的事。那张老师是从什么时候或者在怎样情况下让您抛弃了传统观念,并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张老师:大约在09年10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在探望父亲的时候,闲谈中父亲说起待他百年以后可遗体捐献,并让我去联系。当时父亲虽85高龄,但身体看上去很健,又无重大疾病,所以也没放在心上。另外,我也不十分清楚办理捐献的渠道,所以也就没抓紧去办。哪曾想,2011年春父亲因病住院一个多月后突然离世。伤心之余我最大的一个遗憾就是没有达成父亲生前的愿望(指捐献遗体事)。这事给了我一个触动,即这类事须在心智健全意识清楚地情况下由本人办理更为妥当。不然的话,在人的最后阶段、匆忙间,谁还有空、有条件去办理这样的事,什么都身不由己了,会很无奈。我明年就将退休,趁现在一切尚好,把后事都安排妥当了,心里反倒感觉格外轻松。这不是什么大事,但绝对是人生最后一件事。人无法决定自己的出生,但生前安排好后事还是可行的。至于传统,我父亲是党员,他能够看谈后事,我理应继承。其实捐献之事,我早就决定了,迟早的事,只不过何时跨出这一步去操办而已。现将自己后事情交代了,也了了两代人的心愿。

  记 者:说起来,您还没退休,是不是早了点?另外,家里人会有想法吗?

  张老师:确实,办理申请的登记表上有家属、执行人等意见栏条款的。整个过程中我也做过些铺垫工作。去年我过生日的家庭聚会上“发布”了准备做这件事的决定,爱人与两个姐姐都表示赞同支持,儿子则提出“早了点”的异议。当然,我的事情(身体)我作主了。于是在今年春节年三十的晚上,我让儿子在执行人栏目上签了字。

  记 者:您爱人也很同意吗?

  张老师:非但同意,而且她也要了三张登记表,也准备办捐献事。她还怪我自私,只管自己不帮她办。

  记 者:张老师境界高,您的人生观、生活态度大概对家人也产生了影响吧?

  张老师:捐献之类的事,以前有过,今后会更多。就我而言,只是看得比较开比较透比较淡,没有高境界,想法不同罢了。对家属,我也不能强加我的想法,自己的事自己作主为好。人与人接触,相互影响是肯定的,何况生活在一起的亲人。其实,捐献遗体真是件于公于私都有利的大好事。我国人口多,土地资源少,每年那么多人过世,都入土为安将占用多少土地?即便火化成一个盒子入殓,终究在匮乏的土地上占有一定面积。政府看到了问题,也积极倡导树葬花葬海葬等新的殡葬方法,这很好,应该响应。再看,每年有多少人在为清明奔忙,为维系清明节的秩序,国家又动用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啊!从私人角度说,遗体捐献的好处在于既减轻了亲属的祭典压力,少了许多麻烦,这付“皮囊”又可“废物利用”,给医学院做做实验,间接对社会对人类也是小小的奉献,不挺好吗?何乐而不为呢?

  记 者:听说您现在是学校《安全防范与技能》这门课的老师,这安全是否也包括生命安全方面的内容?学生接受度怎样?

  张老师:是的,安全的内容涉及面很广,这门课主要围绕校园安全展开,有消防、交通、饮食等安全,还有财产安全直至人身生命安全等。安全课中有时也会谈到生死问题,有一次讲社会道德问题时举了歌星姚贝娜病故捐献眼角膜的例子,离开人世间的她为世间增添了两份光明。当时还顺带对学生说了自己准备捐献遗体的事,同学听闻后似乎也是有所反应的。我上课从某种程度上更多是跟学生探讨、交流。你的看法未必都是对的,课堂的知识也是有局限的,所以有时我会把一些人生阅历、所思所想与同学交换、分享,说不定会有潜移默化的作用。你的讲课学生不一定都接受,但只要能听进去一点两点也是蛮好的。毕竟我们自己也年轻过,年轻时父母老师的话也未必都听。

  记 者:这门安全课程是学校首次开设吧?动因是什么?您一定费了不少心力。

  张老师:学校每年有不少安全事故、案事件发生,因而上海市教委于2010年起就陆续在高校推行安全教育进课堂事宜。多年来我保卫处也一直在做这方面推进工作,直到本学期才正式纳入课程体系并开了选修课。为开这门课,我处陈嵩莉老师等花了不少工夫,我是处长,功劳记到我头上,有点“贪天功”了。这门课的主旨在于增强学生安防意识、学习了解安防知识、提高掌握安防技能,一切为了学生安全就是开课的出发点或归宿,但愿学生能懂这份用苦良心。

  记 者:谢谢张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您的一席话让我们获益匪浅。

  张老师:不用谢,应该的。在我心里,红十字会的工作一直是神圣而有意义。若有需要,我当尽力。

     ……当我们结束采访时,原本忐忑的心已不复存在,看似沉重的话题也是在轻松的气氛和笑谈中转承。我想,死亡是人生最后一刻必须面对的事情,尽管不情愿却也无法逃避,随着人生阅历的增加或许能够让你坦然面对离去,但直面死亡并且无私贡献遗体似乎更加令人敬佩。正如张立新老师所说,活就好好地活着,死则尽量有些尊严和价值。他以自己为杆,并将这种经验与理解分享给了下一代,为学生们树立了良好的模范形象,他是一个心中有爱的志愿者。

                                     

                                     学生记者:校红十字外联部戴仲璇

  

共青团上海金融学院委员会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上川路995号学生活动中心 邮编:201209 电话:021-50218580 Email:tuanwei@shfc.edu.cn
旧版入口 技术支持:上海时光基业软件有限公司